慈訊論壇

慈訊身心靈課程討論園地,目前開課的有幸福家庭教室、慈訊讀書會、生命教育療癒工作坊、太極養生班、光的課程、奇蹟課程,歡迎各位學員及同好,一同加入網路園地分享資訊,在成長的路途中一起攜手同行~
 
首頁首頁  常見問題常見問題  搜尋搜尋  會員註冊會員註冊  登入  

分享 | 
 

 無上珍寶 開悟之路~奇蹟課程、十牛圖、聖大解脫經與生命教育法的祕密花園

向下 
發表人內容
????
訪客



發表主題: 無上珍寶 開悟之路~奇蹟課程、十牛圖、聖大解脫經與生命教育法的祕密花園   周二 10月 06, 2009 1:41 am

無上珍寶 開悟之路

奇蹟課程、十牛圖、聖大解脫經與生命教育法的祕密花園

來自基督的真理與佛陀開示的真理是一樣的
連結基督的世界與佛陀的世界
祂們想要為地球帶來什麼樣的訊息


《本文作者:慈訊文教基金會 沈妙玲老師 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及作者》



  「我信賴我的弟兄,他們與我是一體的」(註1),我們如何去彰顯我們的無罪本質?《奇蹟課程》有一很特別的地方,它是告訴我們世人說:「我們是無罪的,但我們有可能會犯了過錯,犯了過錯不等同於有罪」。但我們常以為犯了過錯等同於有罪,我們如何去找到自己的無罪本質?就是「在別人身上看不到罪」。

我們以前常提到的「真寬恕」,即是收回投射到別人身上的內疚。內疚是我們身上一種陰暗面,認為自己是有罪的、自己是不對的、自己是讓自己寢食不安的。

  我們以為誰犯了錯是他做了什麼錯事,可是真正的寬恕不是因他做了什麼錯事,而是你看到「他身上的錯事,其實是我內在的陰暗面投射到他的身上,卻誤以為是他做了那樣的事」。
實際上,他被你定罪的原因不是他,他被你定罪的原因,是因我們心中有黑暗面,我們那「黑暗面的自己」投射到他人身上,而把對方給定罪了。所以,你要回到你的無罪本質,就是「收回投射」,也就是不再投射黑暗面,意思是要彰顯「我是無罪的」。

  我們要回到我們的自性本質,找回本來面目,看到真心,很重要的一點就是,「把內在黑暗的自己的念頭收回來,體認自己的無罪本質」,如何收回?收回的原因在「你相信你的弟兄,你相信你曾經犯了什麼樣錯的弟兄」。可是你怎麼相信他?既然我收回那我認為他有罪的那個心,即是我己無罪的、我的心己無黑暗了。當我己無罪時,我投射出去,自然而然你的弟兄也是無罪的。我們在此狀態下,你看他都是相信他的,我們跟他是一體的。

  「信賴你的弟兄是幫你建立信心的關鍵,相信你有能力克服對自己的懷疑以及缺乏自信。當你攻擊弟兄時,就等於聲明他己受制於你在他身上所看到的限制」(註2),「知見必有個焦點。這個焦點會將你所見的一切貫穿起來。只要改變這個焦點,你所見的一切也會隨之改變」(註3)。剛才所講「你只要收回投射」,周遭的事情一定會改變的。可是,我們一直不相信,反而要求對方做改變,殊不知,要改變跟他沒關係,要改變的只是「我收回投射和那樣的念頭」。

  「把你的焦點由弟兄的 罪上移開吧 ! 你就會感到平安,平安來自於你相信人的無罪本質」(註4),你是如何得到平安?「相信人的無罪本質」。若你相信別人有罪,你也把自己定罪了,你怎麼會平安?如果我們能夠聚焦在別人的無罪本質,其實等同於聚焦在自己的無罪本質,既然我們能夠聚焦在自己的無罪本質,我們就能夠真正獲得平安和喜樂。
所以,我們會痛苦,常以為是他做了什麼我才會痛苦,因而要對方做改變,我的痛苦才會消失,可是恰恰相反。「當任何一個障礙好似阻礙了我們看到自己的無罪本質時」(註5),有些障礙是「你親愛的人似乎做了一些背叛你的事時,你實在是看不出他的無罪本質」,因你看到他的有罪,就看不到自己的無罪本質,這是我們會很痛苦的原因。

  按著開始想自己一定是這個不好、那個不好,也許在說他不好而沒有說自己不好,可是你在說他不好的同時之下,我們的潛意識是在判自己的罪。所以,我們的痛苦為什麼會更深?因為,當你批判別人,把別人定罪時,你也把自己釘死在十字架上了。所以,你要怎麼辦?我們若著眼於「定罪別人」,則會帶來痛苦,這個障礙如果沒有修正,痛苦會一直存在。
這痛苦跟著意識走,管你有沒有這個肉體,肉體不是真正的我自己。不論你的肉體存在與否,當你的意識種子都種下這樣的想法:「誰欠我,我一定要要回來」。當你把別人定罪,同時也在我們的心意識種下「我有罪」的種子,這就是我們痛苦的來源,讓我們輪迴於娑婆世界的原因。

  「如是因,如是果」,這個因和果都與別人無關,都是自己造成的,怪不得別人,了解這個道理,就好辦了。我們要脫離痛苦跟別人毫無關係,就在我們的一念之間。所以,法界眾生得聞如此希有大法時,是何等的振奮,因我們馬上要解脫,剎那之間就可以解脫。我們無法解脫,不是因做錯什麼事,只是犯了些過錯,並非你是有罪的,我們認為自己是有罪時,就無法超渡了。

  《聖大解脫經》有「懺悔滅罪」的功德,經中提到罪是可以滅的,你只需要回到真心的狀態去懺悔。「是人命終已 即墮阿鼻獄 既墮地獄已 即時發三念 禮是三世佛 敬信方等經 大士菩薩僧 作是三念已」(註6),當我們認為做錯,而墮入地獄時;「即時發三念 禮是三世佛 敬信方等經 大士菩薩僧 作是三念已」,我禮敬三世佛、方等經、大士菩薩僧即是我與祂是一體的,沒有分別對立時;「即時出地獄 往生甘露鼓 受命十小劫 皆由生信心 敬禮十方佛 是諸波羅門 初謗墮地獄 後信便得出」(註7)。

  若認為人本來就有罪,墮入阿鼻地獄必穩死的,沒救了,犯了那麼大的過錯,哪能因念誦《聖大解脫經》懺悔而輕易滅罪,出阿鼻地獄?這是不可能的事。此念頭的升起即是謗佛、謗法、謗經典,你就永無出地獄,因你把自己定罪死了,把別人定罪也把自己定罪了。

  可是,「後信便得出」,我們若升起信心,就可從地獄中得以解脫。「本自實無罪」,真正的我是沒有罪的。「為諸眾生故 懺悔四重禁 及以五無間 乃至一闡提 若有凡夫人 身犯如是罪 若能如是懺」(註8),由此看來,「我信賴我的弟兄,他們與我是一體的」(註9)是真正的懺悔。

  「除滅四重禁 五逆一闡提 必得成佛道 唯除不信者」(註10),我不相信「我信賴我的弟兄,他們與我是一體的。」,真正的信心是「我信賴我的無罪本質,所以,我也信賴弟兄的無罪本質」。

  「若有信解心 恭敬禮諸佛 不成無是處」(註11),《金剛經》裡也提到:「信心清淨,即生實相」。要找回我們本來面目,信心是必要的,那信心是指對什麼的信心?除了對諸佛菩薩的信心,也包括對自己的信心,對眾生的信心,對那些似乎曾對我做過一些你認為他要被定罪的事情的人。可是,真信心來自只記得「他只不過犯了過錯,犯了過錯,並不等同於他是有罪的」。因為我們的自性本質是無罪本質,只有對自性本質是無罪本質的真信心,才能帶我們解脫。若無法相信自性本質是無罪本質、圓滿的、清淨的,是無法解脫的。因為,把自己給定罪死了,怎麼可能能解脫?所以,這是真懺悔,真解脫之道。因此,《奇蹟課程》中蘊藏了一些密碼,讓我們得以解脫。

  為什麼馬修能那麼的快樂呢?她的經歷在一般人的眼光中,似乎悲慘都來不及了,哪還能如此快樂呢?因在他的眼裡看到的都是好的、善的,就像是《光明語言》說的「人人都是好人」,是用正信去看世界。他說:「從佛法中體悟到,若一直串習眾生的好,同時也串習自己的好,有助於往生善趣;若一直串習眾生的不好,相對也串習了自己的不好,無助於自己的,對增上生是沒有助益的!」這是真正的體悟,雖然經歷了非言語能道盡的苦痛,但若能聚焦在他人的優點時,你的心就不執著在對方的缺點,慢慢地也會對對方的你所謂的缺點視而不見,如此快樂就會來到。若眼中盡是看到別人的不好,你是快樂不起來。這就是《生命教育法》的「觀實相」,從觀對方的實相跟自己的實相,我們會漸漸地跟自己的真心及實相做連結。

  「你表面上活在其中的世界,並不是你的家。」(註12),我們活在這裡,總覺得心中有點惶惶然的!覺得好像並沒有在家。

  「你的心冥冥中知道這一事實。家的記憶始終在你心裡縈繞不去,好似有個地方一直在 喚你回去?即使你認不出那個聲音 , 也不清楚那聲音究竟要提醒你什麼。你一直感到自己是個異鄉人」(註13),如果你一直跟自己在一起,好像孩子被遺棄在荒郊野外,明明你身旁有爸爸、媽媽、先生、妻子、孩子,冥冥之中心中還覺得蠻孤單的,好像活在此處,但此處並不屬於我。
「來自某個不知名之處。你並沒有任何證據足以讓你肯定地說,你是被放逐到這裡來的。那只是一種揮之不去的感覺,有時不過是一陣輕微的悸動,有時想不起來,或刻意要忘掉?可是它勢必還會再回到你心中來的」(註14)。好像什麼都有了,就以珊妮為例,曾經什麼都有,但她快樂嗎?珊妮回答:「再多的金錢也買不到平安,買不到平安快樂!」

  只要什麼跟我們分裂,我們是無法獲得平安的。「每一個人都知道我們在講什麼。可是,有些人終日沉溺於遊戲,企圖迴避那些傷痛」(註15),有人為何汲汲營營於追求金錢,多還要更多,永遠不滿足,為什麼?因他的內心是空虛的,以為用什麼東西就可以填補的,這有如緣木求魚。

  不論我們去追逐金錢、追逐性,追逐名聞利養....,無非要逃避我們內在的傷痛,什麼樣的傷痛?「我們被遺棄了,我們沒有愛了,總覺得沒有了根,不知是哪兒來的」的傷痛。例如:伴侶一個換過一個,心想再換下一個會更好,我的內在空虛會得以填補,但是一個換過一個,仍無法填補內在的空虛。若在沒有獲得內在平安以前,無論換多少個伴侶,無論對方多漂亮或多英俊,內在仍覺得空虛。所以,我們企圖迴避無法回家、回到平安之境的傷痛。「有些人根本不承認他們的悲傷,連自己的眼淚都認不出來」(註16)。我們流淚,我們以為是在為那背叛我的情人在流淚,其實不然,是為「我到底怎麼了?」而流淚。
「還有些人聲稱我們所說的這一切都是幻覺,最多只能把它當成一場夢」(註17)。有些人聽到上述的講法,會很反彈,但你總有一天會明白的!有些人擁有了許多珍貴珠寶,你認為她就快樂了嗎?他永遠貪得無厭、不滿足,其實「我們內心就已是一顆誰也無法奪走且閃亮耀眼的鑽石」,只待你去發現。

現在回到禪宗的「十牛圖」,這「十牛圖」是顯示一個人如何開悟、如何找回自己本來面目的過程。

第一個過程:「尋牛」

  「茫茫撥草去追尋」,要找牛,但看不到牛;「水闊山遙路更深」,水很寬闊,山很遙遠,路更深遠;「力盡神疲無處覓」,你找得精疲力竭仍找不到牠;「但聞楓樹晚蟬吟」,山依然是山,水依然是山,可是我要找的那頭牛仍未找到。

  再回到《奇蹟課程》,「今天這番話是為所有遠離家鄉而在世上流浪的人而說的」(註18),我們流浪在世間,但心中想要回家。「他漫無目的地徘徊搜尋,想在黑暗中找到那不可能找到的東西,也不清楚自己究竟在找什麼」(註19),他拚命地找,不知如何是好,又精疲力盡。
「他造出上千個家,卻沒有一個安得下他動盪不安的心」(註20),他不停的找呀找,賺了一億,還想賺更多,賺了一百億,還是不夠,因為不安的心依舊存在。「他並不了解那是白費力氣。他所尋覓的家圈,不是他造得出的。天堂是無從取代的。他所造的都是地獄。」(註21)所以你拚命地去追的都是地獄。這就是「尋牛」。

第二個過程:「見跡」

  我們在找牛,就是在找天堂,我們的天堂是什麼?我們的天堂即是我們「內在平安的處所」,內在平安的處所就是我們的「自性本質」,也就是說我們的天堂就是我們的自性本質。
我們在找牛,就是在找我們「神聖的自性本質、神聖孩童」、也就是在《回歸內在》裡的「內在小孩」。換言之,「內在小孩」就是我們「內在神聖的自性本質、神聖孩童、真實的自性」。所以,這頭牛就是我們的「自性」。

  但我們的自性都被世間的恩怨情愁所遮蔽了,看到的都是對方的過錯,如何找回自性?除非如《奇蹟課程》裡提到:「我信賴我的弟兄,他們與我是一體的」(註22),也就是我看不到他的罪,只看到他的神聖的本質,在剎那間就可帶領我們回家了。

  所謂「回歸內在」就是「回到內在真正的那個家,回到我們內在小孩,回到我們內在神聖的自性,找回真實的自己」。
找回真實的自己會經個一些階段,因為真正的自性本質是藏匿在「陰森的心靈黑洞」之中,也就是受傷裡頭。我們的受傷、受挫把我們跟真實的自己給切割開來了。所以,我們要找回真實的自己,勢必要穿越我們的創傷。你沒有去碰創傷卻大言不慚地說「我找回真實的自己」,那是不可能的。因為創傷冰封在那裡,真實的自己是出不來的。
所以,為什麼我們在「回歸內在」的工作坊中,願意跟我們的痛在一起?雖然很痛,你一旦「穿越創傷」即海闊天空。若因很痛而逃避創傷(這是人之常情),則「痛」將會把你跟你的真實自性切開、分裂了。所以,看起來很痛的創傷,卻是能帶領你回家。

  為什麼聽到這樣的真理,頭會很痛?因它觸碰了我們的痛楚,而想掩耳不聽。你愈逃避現實,愈逃避內在潛意識的地方,你就愈恐懼。你去面對恐懼,其實反而穿越了。所以,在痛苦時,是應高興的,因你正在穿越它。如果從未有痛就能穿越它,除非生下就是聖人。

  再來人就沒痛嗎?一樣是有痛的,如達賴喇嘛就沒痛嗎?面對藏人上百萬被屠殺,他的痛、他的功課千百萬倍於我們,要穿越痛是何等的不容易,但他選擇了寬恕敵人,這是真正的慈悲啊!因為,他知道屠殺者對他來說只不過犯了過錯,那些敵人仍有無罪本質,只有著眼於此才能做到真寬恕,否則你寬恕不出來。因為,他了解到無論多壞的人,他的無罪本質是一樣的。
所以,《生命教育法》裡「人人是實相完全圓滿的神子佛子」,不只是一句口號,不是只讓你想到我是、我的孩子是,別人都不是。若世人能真正了解此道理,世界真正的平安、和平會馬上就到來,否則是永無止息的爭名奪利。

  《奇蹟課程》182課裡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是「十牛圖」中的「見跡」,已察覺到我們自性的蛛絲馬跡,尚未看到牛,只看到了足跡。「你也許會認為那是你兒時的家,終有尋回的一天。你身體之童心年及其居所,如今只剩下一個失真的記憶,它所呈現的過去,實際上從未發生過。然而,你內確有一個神聖的小孩,正在尋找天父的家園,祂知道自己在此是個異鄉人」(註23)。我們裡面有一真實的自己,他也想要回家,如莉莎說:「雖然每天都頭痛欲裂,但每到上課時間,仍不由自主又來到教室。」是誰帶你來上課?是你「內在的神聖小孩」帶領你來教室的,因他要回家,他知道我不來「慈訊」上課是回不了家的。我們倒底還要輪迴多少世才能回家?

  我們所造的具是地獄,尋不到天堂,可是,我們以為我們找的是天堂,把虛假的看的太真,卻又將真實的視而不見、聽而不聞。而且講「你的神聖小孩藏匿在很痛、很痛的深處」時,你還會很憤怒。我們是拒絕相信神聖小孩隱藏在很深的傷痛中,我們是拒絕跟我們的傷痛做連結。

第三個過程:「見牛」

  「黃鸝枝上一聲聲,日暖風和岸柳青」,世界仍舊一樣;「只此更無回避處,森森頭角畫難成」,但忽然間這頭牛無處可躲,被我們看到了。

  剛剛是看到足跡,現在已見到牠的身影,我們是如何看到牛了?回到《奇蹟課程》:「當你能夠安靜片刻,當世界從你身邊逐漸穩退」(註24),當你追逐那你以為是天堂,其實是地獄的世界慢慢隱去時,「當你躁動不安的心不再重視那些無謂的觀念時,你就會聽見祂的聲音」(註25)。當「你躁動不安的心不再重視那些無謂的觀念」時,你就可以見到牛了,若能了解此箇中意義,你就可以開悟了。若仍憶念著:「你害我如此悽慘,做鬼也饒不了你」,那就是自己造出自己的地獄。所以,你必須從這無謂的觀念跳脫出來,才會「聽見祂的聲音」。祂是誰?祂就是「上主的聲音、就是你聖子的聲音、也是你真實自性的聲音」,我們常常因拒絕聽到上主的聲音,而致頭痛欲裂。

  「祂的呼喚如此痛切,使你再也無法拒絕祂。就在那一刻,祂會把你帶回天鄉,你會與祂同享完美的靜趟,那種安詳平和,超乎言詮,了無恐懼及疑慮,使你莊嚴地肯定自己已安住家了。」(註26)世界的真理是如此震撼人心!《奇蹟課程》就是大圓滿的法。

  大圓滿法是西藏密宗最高的法、是可成佛的法。禪宗講求開悟,回到自性的本質,「菩提本無樹 明鏡亦非臺 本來無一物 何處惹塵埃。」,即是在說無罪本質、清淨本質。禪宗開悟的方法,在大圓滿法中是一種頓悟的法,只是有些人尚未準備好,還有很多煩惱,所以無法頓悟,而大圓滿法是要很大根器的人才可以頓悟的。
禪宗等同於大圓滿法,當因緣到了,即準備夠了,療癒好了時,依照次第去修,一心一意只想要「回家」,且不執著、又無所求時,機緣成熟,得見自己本來面目並不困難,剎那間即可開悟。只要準備好了,瓜熟就會蒂落。《奇蹟課程》和《光的課程》中就隱藏著這些道理。

  《奇蹟課程》:「這神聖的孩童就是你的不設防,也是你的力量所在」(註27)。當我們丟掉無謂的觀念,就見到了牛的某些部位,「當世界從你身邊逐漸穩退」(註28)時,我們才得以見到牛。

第四個過程:「得牛」

  要得到這條牛的過程是非常辛苦的,且這條牛有時會跑去高原上,有時又會縱入煙雲深處。「得牛」即是找到真實自己,真實自己是如何找到的?「要丟掉無謂的觀念,就可以聽到祂的聲音」。什麼是無謂的觀念?「凡是真實的,必不受到威脅,凡是不真實的,它從不存在」,也就是說,以頭腦來判別,在我們的眼中有兩個世界(其實非如此),一個是「現象界」,一個是「實象界」,「實象界」是不受任何威脅的,而「現象界」是會生滅的,是幻象的世界。

  先前提到要見到牛,需不再重視無謂的觀念,也就是不再重視「現象界」中的名利追逐,即雖有有兩個世界,而我選擇了「實象界」。
「現象界」與「實象界」最大的不同是「現象界」所有具是我執的顯現。因為,迷失在追逐名聞利養,都是小我的需求,當我棄絕小我,不再當小我的奴隸,我就得以回到「實象界」。可是,要「棄絕小我」回到「實象界」均需要過程,而那過程並不輕鬆。

  「因祂甘願變成神聖的孩童,使你得以由祂那兒懂得,能夠不設防,並將愛的信息傳達給視己為敵的人」(註29)。那過程很重要的一點就是「我不設防」,不設防是我不防備,也不攻擊人家,為何我不防備人家?因為「我是真愛時,我不受任何威脅」,你需要去攻擊、需要去保護時,等同於宣告我不是真愛,我是脆弱的。為了掩護我是有罪的,我必需反擊,去掩飾我內在的不安、罪疚、恐懼。當我不再去掩飾我內在的不安、恐懼時,那時的不設防狀態,你就已跟真心在一起了。

  過程即是「不設防即是我的保障」,當你一切都信任、交托時,一切都不需要防備,因本來就是安全的。當我設防時就在你我之間設了一堵牆,將你我給分裂了,當拿掉這堵牆時,你我間就不再分裂了。這過程即是『我從分裂狀態→我把城牆拿掉→回到合一的狀態』,如此我才得以「得牛」。

  為何我要設防?因對方做了對不起我的事,他攻擊我、他侮辱我、他讓我難堪....等。在卸下防衛之前,你做了真寬恕:「他跟我是兄弟,我看到了他的無罪本質」。由於,我看到了他的無罪本質,同時也看到了自己的無罪本質,這才是真寬恕。而非因他做錯事我才原諒他,這是錯誤的想法。因他做錯事我才原諒他,是將他定罪了,在定了他的罪的同時也將自己定罪了,這是解脫的關鍵。這樣的不設防的心態,就馬上解脫了,找到牛了,就得以跟真實的自己連結。

第五個過程:「牧牛」

  找到牛後還要牧牛,不要以為找到牛就開悟了。牧牛,就是時時刻刻把牛看住,不要讓牠跑了;若牛跑了,就要用鞭子、繩索將牠拉回來。若不如此,恐怕牛又跑去五濁惡世,不見了。所以要常常「鞭索時時不離身」,這樣才能時時跟牛在一起。

  「鞭」,即「覺察」,在《奇蹟課程》裡是指「聖靈的聲音」。「索」,即「懾心」,常將心懾住,不要再像以前一樣心猿意馬、到處亂跑。要心平靜之前,要將心懾住,要不時地檢察我們的心:「我在做什麼?我要什麼?我現在處在什麼狀態?」隨時檢察自己。
「索」,即「內在的戒律」,這裡講的非一般人的戒條:「你若不如此做,就會有……的報應。」真正的「戒」是什麼?是「覺照力」,是覺察到每一個起心動念,是「當知道牛跑掉了,再將牠收回來」,這是內在自己對自己的規範。

  這種規範並非一般人所說的,有罪惡感的戒律,或是帶著恐懼去守的戒律。是回歸我的自性本質,自然流露的行為,知道該怎麼做,而不貪、不取。非因恐懼下地獄而不貪、不取,此又將自己定罪了。那戒律是來自「內心自然的流露」,此時已非規範,而是「自然的展現」,非關世間法認定持戒嚴謹與否。當時,佛陀為因應眾生不同根器,依照清淨自性本質會自然展現的行為而訂立了戒律,非一般人將戒律當做繩索綁住了自己。

  所以,我們鞭索不離身,是內在的覺照力時時都很清楚,這樣分分秒秒都跟我們的真性在一起。這樣的牧牛法,牛隨時隨地都跟你在一起,牠會跑掉嗎?不會的!我們會不會因最近股票的下跌、財產縮水而鬱悶嗎?不會的!因那都是幻象,不是這輩子我想要的。

  我們真正的渴求就是「回家」啊!跟我們神聖孩童一起回天父的家。我們不要忘記來到世上真正要的東西,不要一直去追逐那你以為是天堂,卻反而將你帶入地獄的東西。再多的財富珠寶都無法都換不到你真正的平安、真正的快樂。我們以為能帶來快樂的東西,具是痛苦。

  「今天花點時間卸下那些無用的盔甲」(註30),為了幻象世界而做的盔甲是多餘的。「放下你的攻擊武器吧 ! 那敵人根本就不存在。基督稱你為朋友及弟兄。今天,祂甚至求你幫祂返回家園,使祂重歸完整,圓滿地返家。祂來時有如一個小孩子,有待其父的底蔭及疼愛。」(註31)此乃「牧牛」也!

  「祂身為宇宙之尊,卻不停地求你與祂一起回歸」(註32),若想與祂一起回歸,必須時時把這條牛緊緊地牽住。「別再把幻象奉為神明了」(註33),也就是要善用我們的鞭和索來離棄幻象。

  我們已牧得牛了!我們是如何牧得牛?因我們「隨時保持覺知與傾聽內在的聲音」,所以,牛再也不亂跑,我們已跟我們真實的自己在一起了。若時常讓牛跑掉,久而久之牛再也不聽從你的話。

第六個過程:「騎牛歸家」

  「騎牛迤邐欲還家,羌笛聲聲送晚霞。一拍一歌無限意,知音何必鼓唇牙。」他跟他的牛一心一意只想回家,沒有其他的念頭,牛不必跟你唱和,但彼此的心靈是相通的。

  「只要一複誦上主之名」(註34),一心交託,小我就隱退了。「整個世界都會放下幻相作為答覆。世界所珍惜的一切夢境頓時煙消雲散」(註35),當我要回家,呼求上主之名時,內心世界所執著的幻象,自然而然就瓦解了。

  「只要一誦上主之名,其他渺小的名字便失去了意義。所有的誘惑在上主之名前,都變成無名無姓,無人稀罕。複誦上主之名,並且呼求你的自性吧!此名與祂的聖名無異」(註36)。「呼求上主的名字及我的名字」中,「我的名字」不是小我的名字,而是我的「真實的自性」,就是那頭牛。呼求上主的名字說「我要回家」,還有「我的名字」(即我跟我的自性名字在一起),讓我們一起回家吧!

  「騎牛歸家」即是「呼求上主之名以及我自己的名字」。所以,「今天就只練習這個,緩緩地再三持誦上主之名。除了祂的聖名以外,忘卻一切名字。也聽不見其他任何名字。讓你所有的念頭緊緊地繫在聖名之上」(註37)。從《奇蹟課程》的角度來看「騎牛歸家」,就是「一心一意的交託」,一心一意的只想回家,一心一意的只是信任,把我交託給上主。

  「於是上主的聖名便成了我們唯一的意念」(註38),所以,現在唯一的念頭就是「上主的聖念及自己的自性名字」,「唯一的話語,唯一盤據心中的意念,唯一的願望,唯一具有意義的聲音」(註39)。你們真正的渴望是什麼?不是外在的榮華富貴,而是「回家」。

  當你一心一意的交託,恐懼就成了幻影,只要還在恐懼中,任何的想望都是造作,因你沒有跟你的真心合一,所以會生滅。

第七圖以後都是秘密中的秘密,能夠了解與否,就要視個人的根器因緣而定。

第七個過程:「忘牛存人」

  我們將禪、佛法與《奇蹟課程》全都融合串連在一起了。「上主的聖名是我的稟賦」,是講我們與上主分裂的過程,然後如何再從分裂的狀態回到祂那邊。

  「你是靠象徵而活的。你每見到一樣東西,就給它一個名字。於是,它便成了獨立的個體,只與自己的名字認同。就這樣你把它由整體中切割出去了」(註40)。「這個在你眼中促使萬物壁壘分明的空間,便是世間知見賴以形成的管道。你在虛無之地看到了某物,卻在一體之境看到了虛無,也就是分隔萬物並使萬物與你分隔的那個空間。因此,你當真認為你的生命是個別賦予的。因著這一分立,你視自己為一個根據獨立意志而運作的整體」(註41)。也就是在我們的認知中,我們是一個個體,具有獨立性,跟別人是不一樣的,而認為自己是獨立個體,此一觀念恰好是將我們跟所有的一切分裂了。

  「因著這些名字,世界變成了一連串的分立事件,互不關聯的萬物,個別獨立的身體,各自擁有一點點心靈,成為個人的分別意識,這些名字究竟是什麼?你賦予它們這些名字,你按照自己想要的觀念建立知見」(註42)。這就是「我執」的開始,因著這樣的「我執」的知見,將我們跟世界分裂了,同樣也就是痛苦的來源,痛苦的開始。我們的受傷都來自於自我形象的受損。

  我們常困惑:「我渴望什麼?」「我認為我是什麼樣的人?」,這些迷思都是帶領我們走向幻象世界、走向我執世界,這就是分裂的源頭。我們搞不清楚我們真正要的是什麼,而我們的痛苦來自於拿不到我要的東西,或者是我的自我形象受損了:「他讓我沒面子、他背叛我、他攻擊我……」,都是我、我、我。「我」就是分裂的因,所以要拿掉「我」,但是要怎樣拿掉「我」?

  「另一種慧見依舊是心靈獲得知見最自然的方式。教給心靈成千上萬個陌生的名字,才是不易之事」(註43)。要讓我們的心懂得慧見是什麼,慧見就是「一萬個心靈其實是一個心靈」,我們偏偏要把一個心靈變成千千萬萬個名字,這樣的知見讓我們失去了慧見,認同了知見。卻又說要去認識千千萬萬個名字,以為那是學習,其實跟我們真正的學習背道而馳。

  「不要以為你造出了世界。你只造出了幻象。凡是真正存於天地之間的,不是你所能命名的」(註44)。「上主沒有名字。然而祂的聖名卻成了『萬物皆為一體』這最後的一課,有學階段便到此結束」(註45)。真正的慧見就是「萬物皆為一體」,不用再費盡心機去分辨「現象界」的事物,學習就可到此劃下句點。

  「所有的名字都統合起來了,所有的空間都充滿了真理的映象。每個間隙都彌合了,每種分裂都治癒了」(註46)。這樣子才是真正的療癒了。重點在「你的聖名將我們結合為一體,這一體性正是我們應得的稟賦及平安。」

  接下來看第七圖:「騎牛已得到家山,牛也空兮人也閑」。回到家了,牛已進入家中,所以看不到牛了,因牛和屋子已合一了,我的心情輕鬆,不用擔心,因已安抵家中。「紅日三竿猶作夢,鞭繩空頓草堂間。」回到家中了,鞭繩用不到,這就是「忘牛存人」。

  牛是什麼?牛是「上主的聖名」;人是什麼?「我的稟賦」。在這樣的「合一」狀態下,牛不見了,牛被超越了,即在「一」的狀態,沒有分裂了。

  什麼是「忘牛存人」?「天父,我們的聖名即是祢的聖名。」牛不見了,可是還有人,這人是我的聖名,也就是祢的聖名。乍看之下,裡面沒有上主,只剩下我,雖然沒看到上主的聖名,但祢的聖名是我的稟賦,稟賦就是與生俱來。所以,「忘牛存人」只剩下我的稟賦,在「一」的狀態,也許我沒有看到上主,可是我的稟賦中就藏著上主的聖名。雖然只有我,但已有上主的聖名在我裡面。

  「在此聖名內,我們與萬物合而為一,也與祢,唯一的造物主,合而為一」(註47)。所以,造物主已在我裡面了,我不再分裂了,雖然我沒看到祂,不代表祂不存在,而是我與祂已在合一的狀態了。所以,這就是「合一」的狀態,即「天人合一」。這些道理我們早就了知,只是我們把它給遺忘罷了,牛不是不見了,牠與你合一了,

第八個過程:「人牛俱忘」

  若能依照這次第去做,見到自己本來面目並不困難。「人牛俱忘」就是見到本來面目的狀態,總有一天你會赫然發現:「啊!原來就是這樣。」現在只要和道有這樣的過程即可。

  「鞭索人牛盡屬空」,鞭、索、人和牛都沒有了,「碧天遼闊信難通」,天那麼地藍,虛空那麼地廣大,可是仍無法將訊息傳遞出去。

  「紅爐焰上爭容雪」,雪在紅爐上即刻溶化,「到此方能合祖宗」,合祖宗就是回到老祖宗的家裡,也就是說回家,先前說的不是真的回家,這才是真正的回到家。剛才「忘牛存人」裡還有人,「人牛俱忘」裡人、牛都沒有了。

  「萬物皆為一體」還是一種概念,到「人牛俱忘」的狀態是連概念都沒有,真正的回家,此乃見道、涅盤、空性。

  現在回到《奇蹟課程》,是如何解釋「見道、涅盤、空性」的狀態?「全面體認出整個造化的復活」(註48),整個天堂的記憶全部都回來了,我要的是什麼?我要的就是上主的平安得,到了上主的平安後,即是「在平安當中」。「人牛俱忘」的狀態,就是「見道、涅盤、空性」的狀態。

  當你打從真心說出「我要上主的平安」,且已體會到你就在上主的平安當中的時候,它就涵括了一切,整個造化的復活、整個的天堂盡在此中。所以,以《奇蹟課程》的角度來看涅盤,就是「在上主的平安當中」,這就是所謂的找到你的真心,即是開悟的狀態、涅盤的狀態。

  在上主的平安當中的狀態,雖然還很遙遠,但實際上就是這個樣子。「平安是為你而創造出來的,是造物主對你的恩賜,作為祂永恆的禮物」(註49)。這是我們永恆的禮物,也就是說這個平安是「我們已和永恆在一起」。

  什麼是上主的平安?回過來看,「到此方能合祖宗」,「合祖宗」是什麼?回到我們生命本源,跟我們的生命本源合在一起,此乃真正的合祖宗。也就是說回到我們的「光明實相」的世界,回到宇宙的真正本質-「圓滿具足」的狀態,這是內在真正的渴求。如果依照這樣的次第做下來,老天會給我們禮物,這樣圓滿具足的境界是可以獲得的。

  我要的是上主的平安,這是實相界,即我從現象界趨入實相界。「人牛俱忘」裡沒有我、沒有牛,同時也沒有實相界,即禪宗所謂的「能所雙泯」,無言無說,無能無所,契入心境俱空、人法雙亡的境界。所有的二元對立都泯滅了,這才是開悟真正的境界,若是在「一」的狀態是尚未開悟,尚未見到本來面目真正的境界。

  以前道家只到第八圖-「人牛俱忘」就結束,見到了道,跟道在一起。後來禪宗又多了二個圖。

第九個過程:「返本還源」

  開悟後,所有的都空了即「人牛俱忘」,但此圖卻又說「返本還源」,此頌已將開悟的重點都道盡了。

  「返本還源已費功」,我們要找回本來面目,是要經歷很多艱辛的過程。「爭如直下若盲聾」,到不如當下就像瞎子「眼睛看不見」,像聾子「耳朵聽不見」。若能「眼見色,心中無色;耳聞聲,心中無聲」,當下就「返本還源了」。因你不認同幻象世界,可是,你依然看著這個世界,依舊聽著這個世界,這是真功夫,若能如此即刻開悟。

  如《金剛經》說的「應無所住而生其心」,不管外界如何,都不會被染著;《生命教育法》也說「不執著於現象界所顯現的一切」;佛陀說:「奇哉!奇哉!一切中皆具如來智慧德性,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。」眼睛所看和耳朵所聽是我們執著於外界的媒介。

  所以,當我們沒有肉體時,是更不容易執著,眼睛是把所有東西看進去,耳朵是把所有東西聽進去,所有東西都亳無分辨接收進來,而形成我們的「阿賴耶識」,「如來藏識」就在阿賴耶識的底下,「阿賴耶識」清淨時,「如來藏識」就得以顯現。如何清淨?「不被境所牽走」,這是一證悟的狀態。在這一狀態下,不連結,並非癡呆空空什麼都無,而是「just watch」。

  「庵中不見庵前物,水自茫茫花自紅」,依然看到花還是花,水還是水,可是心不隨它轉,卻能清清楚楚地看它流轉。如奧修所說的「觀照」,就是「回到本體狀態,開始Do,開始自然的展現」。

  「世界的救恩操之在我」(註50),這個「我」是「真我」,不是自以為我很了不起、無所不能的傲慢心態,而是已經回到本來面目的我,所看出去的世界是不一樣了。

  「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;見山不是山,見水不是水;見山仍是山,見水仍是水。」「見山仍是山,見水仍是水。」所見跟「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」所見是不一樣的。「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」是妄心、小我所見的,而「見山仍是山,見水仍是水。」是用真心去看,不會以我的角度去解讀。

  「世界的救恩操之在我」,這個「我」是真我,不等於假我所營造的我。在此狀態下,我接受上主賜予我的任務,改變以往以小我的角度去看待世界。自然而然,我就能亳不抗拒地接受上主所交待的任務。

  「這句話終有一天會驅逐人心內所有的傲慢」(註51)。講這話其實是非常謙虛的,因「願我們不再為自己的任務奮戰。它既不是我們制定的。也不是我們的主意。上天還賜給我們圓滿完成它的途徑」(註52)。

  接受上主賜予我的任務,以真心去看待世界萬物,「愛對你的意義遠大於此,但此在世你仍能透過這種形式完成你的任務。世上的救恩就是靠你類懂得寬恕的人。這就是你在世上的任務」(註53)。我們這類懂得寬恕的人的任務就是「將愛的訊息傳達出去」,因這樣的訊息就是跟真心連結的訊息,而非世俗間的訊息。

  「這些形式絕不可能欺騙人,因為它們出自無形無相的本體」(註54),出自無形無相的本體即出自真心。「寬恕是愛在世間的形式,它在天上則不具任何形式」(註55),在天上已無所謂寬不寬恕了。「然而,這兒需要什麼,上天就會按此地的需要而給予。當你回到那無形無相的本體」(註56),這就是「返本還源」。

  「愛對你的意義遠大於此」(註57),返本還源真正的意義遠大於此,什麼意義?「在世你仍能透過這種形式完成你的任務」(註58),「世上的救恩就是靠你類懂得寬恕的人」(註59)。為何要修《奇蹟課程》?因背負著這樣的任務,要將我們所懂的分享出去。

第十個過程:「入廛垂手」

  廛(音同陳)是浮世、五濁惡世。「露胸跣足入廛來」,坦胸赤足,絲毫不造作,走入浮世;「抹土塗灰笑滿腮」,雖然常衣著裝扮邋遢,但仍笑容滿面;「不用神仙真祕訣,直教枯木放花開」,不用再向外求神仙祕訣,就能使枯木開花。

  回到《奇蹟課程》:「我祝福了世界,因我祝福了自己」(註60),為何他能歡歡喜喜來到世間?這就是「出菩提路」。《生命教育法》也是「出菩提路」,即我與真心連結去觀對方的實相。為何觀不出觀對方實相?因你觀不出自己的實相,也就觀不出觀對方實相。當觀到實相時,知道他在現象界雖然做錯很多事,但在實相界他從來都沒改變,他只是一時迷失,一時的錯誤,但不代表他是有罪的。我們曾企圖藉由觀實相來證得自己的實相,那樣的過程很辛苦。若已證得實相,則要觀對方實相是很容易的事,整天笑嘻嘻。

  所以,「不用神仙真祕訣,直教枯木放花開」,那個亂七八糟的人我可以觀他的實相,而他也可以展現實象的本質,他可以化腐朽為神奇,為什麼他有那本事?不是有神仙指引,只不過是他以真心引出對方的真心,因他已跟自己的真心在一起了。

  「我有辦法去祝福世界,是因我先說福了自己;我有辦法去觀世界的實相,是因我先觀到自己的實相、我祝福了自己。我知道我是愛的本質、我知道我是實相完全圓滿的,當然我看到的世界也是實相完全圓滿」。這就是第十圖,這就是「出菩提路」,也是《生命教育法》的真髓所在。

  《生命教育法》是一個開悟者所寫下來,教你如何去祝福世界,因他已先祝福了自己。一個若沒辦法體會愛的人,他是無法去愛別人的,如果你行《生命教育法》很辛苦,你不必沮喪,因《生命教育法》是「出菩提路」後開始展現的行為,即回到本體、回到「Being」後,開始去「Do」。若不停的「Doing」,是還在跟幻象界做連結,所以做得很辛苦。

  你要回到本體,可以依照次第從 1-8過程去做,也可以不需要過程馬上回到本體,這是依個人的根器因緣而定。當我們做到某種程度,內外一體時,開悟就水到渠成。

  法界眾生比我們更容易開悟,因祂沒有肉體,祂沒有現象界的那些執著,只要一念之間。當我要選擇跟幻象世界、跟所有的不甘願連結時,要討誰的債,定誰的罪時,倒不如別人回到自己的實象本質,不去定罪別人,還自己自由,這是真正的解脫。當下就選擇跟至「善意願連」結,而至善意願是什麼?以沒有肉身的眾生而言,至善意願就是「我回家,我先回家吧!」回到家,我就先祝福了自己。回到家以後,因我先祝福了自己,我可以再來人世間,再來地球,當我再來地球時,已非以前的我了,因我先跟光明的實象世界作了連結。

  《聖大解脫經》中提到「若佛在世終無犯戒誹謗正法。何以故。譬如長者唯有一子。愛之甚重。若父在時。日夜教令事事順之。其子孝順受父教令都無所犯。若父遠行不時來還。其子忘悟多有所犯。以不時來唱言死滅。悲啼[口睪]哭復似起逆愁憒失心。忘父本教似若不順。謂如謗法。其父久時遠行來歸。而子歡喜憶父本教受持不犯」(註61)。爸爸出去了,孩子就忘記爸爸的教誨,爸爸回來了,又憶起了爸爸的教誨,所以要時時記得爸爸的教誨。如母憶子,媽媽都惦記著孩子,可是孩子都沒想到媽媽。宇宙的天父聲聲呼喚著:「孩子們回來啊!孩子們回來啊!」可是孩子們在外面都玩得忘了,他不知道可以回家。所以,我們只要一憶念起:「上主的聖名是我的稟賦。」我願意跟上主做連結,我要回家,這就是我的至善意願!

  我們常常會思索:「到底我渴望什麼?」真正所有靈魂的渴望就是回家,你只要憶念起,我的至善意願一發,跟紫色之光至的善意願相連結,我們就可以回家了。回家以後,因我先祝福了自己,自然我就可以祝福這個世界。

  你回到世間會變得怎麼樣?「上主的平安此刻正在我內照耀」(註62)。所以,當我們再回到這個世間,跟我們的真心做連結以後,無肉體之眾生就可以先回家再來,而有肉體的人,跟我們的真心做連結以後,就是跟所謂的「返我本來面目」做連結以後,雖然,我還在這世間,但我已非原來的我了,這時候的我是「上主的平安此刻正在我內照耀」。所以,我走到那裡,就把平安帶到那裡。

  為什麼珍妮,走到那裡,大家都會受她影響?因「上主的平安此刻正在我內照耀」,你將平安照耀了他,他自然而然也收到了,他也收到了上主的平安,這是我們來世間的任務,這是真正的「出菩提路」,這也是慈訊基金會的任務-「把真理帶給世間人」。所以慈訊基金會非一般人想像的只是一小小基金會,不知在忙些什麼,「慈訊」的存在其實是上主神聖計劃的一部份,而且是很重要的一部份。

  《聖大解脫經》裡一直強調我們要成菩薩而非成佛,雖成佛了,但要先成菩薩入世間以大慈悲廣度有情眾生,非棄絕五濁惡世,獨自成佛,遠離有情眾生。反過來說,沒有成就菩薩果位,卻妄想成佛,那是不可能的。

  到第八圖時只證得阿羅漢,自性解脫,而後面二圖是「出菩提路」,是「行菩薩道」。《聖大解脫經》是要眾行菩薩道,而成佛是為了將成佛的過程帶給世眾生。

  所以,真正的自性解脫後,在世人看來跟普通人一時樣,外表可能是邋遢,看起來好像市井小民、販夫走卒一樣,真正的佛菩薩的化身並非金光閃閃、光芒萬丈,所以,「露胸跣足入廛來,抹土塗灰笑滿腮」。

  如能了悟真理再真正「落實」,像《還我本來面目》裡真正的「落實」:「與人相處散發安全感,使別人在肉體上和在心靈上獲得平安。自己則分分秒秒活在當下,踏踏實實過日子,這活在當下(being present)和能踏實過日子的概念,在英文裡就是Grounding(落實),指一個人腳底像長了樹根牢牢地嵌入地心,身體像樹幹不易動搖,眼睛則能認清現實環境,做事切合現實環境,做事切合實際」(註63) 。
現在回到《光的課程》「地球人類已偏離了對較高意願的理解」(註64),我們已忘記真正的至善意願──回家。「地球人類的意志是基於物競天則,以人為本位而訂的,它是一種為了生存而展現的戰意識」(註65)。是一種分裂意識,「我們瞭解到要以靈魂在行星層面的意識在地球上運作是極為困難的」(註66),宇宙真正的意識要落實到地球是很困難的,因地球到處充滿著分裂、鬥爭的意識,跟至善意識是相違背的。

  「因為目前的地球人類,在意識層面上所呈現的與較高意識層面極其不同。然而,當你們願意釋放個人的負面元素」(註67),如我不願意原諒、我還要抗爭、我還要爭個我對你錯,這樣的負面元素把我們從宇宙的合一意識給拉下來。所以,「當你們願意釋放個人的負面元素,並回應較高意願時」(註68),回應與至善意識的紫色之光相連結,不管任何意願就立刻就能「感受內在的安寧與喜悅」(註69)。

  「地球極需這紫色之光的能量,因為人類的意志遮蔽了神聖意願」(註70),我們人的意志或眾生的意志違背了神聖意願。「然而,上師們也看到人類的意識在逐步進展中」(註71),像我們的意識在擴展中,「神聖意願必須由具有神性意願的人來實現」(註72)。這就是我們的任務,我們的意識不再只侷限於個別、分裂的人的意識,而是「與神合一」的意識。

  「儘管我們是微小的,然而,像宇宙一樣,我們具有心靈的品質。我們與宇宙所有的受造物一樣在進展著」(註73)。所以,不再是我的意識在進展,我與所有的眾生一樣在進展著。

  「你們具有光、力量、心識與思想。感受這紫色之光的頻率正放大著,它與所有在這網絡中的能量連接,協助地球進入神聖計劃的表達中。現在,這麼想著:我在擴展中與所有較高意識層面的受造之物連接」(註74)。做紫色之光時與祖先、冤親債主、有恩於我的、父母、朋友、累世劫以來與我有因緣的眾生做連結,與我所有有因緣的眾生運作。

  「願神聖計畫,至高大我,進入人類的心靈意識中。願神聖計劃斬除那使小我處於退展狀態的鎖鏈。願光破除因陳腐意識而循環不已的因果。願人類從憤怒、痛苦與恐懼中解脫出來。」「感受這至善意願像一道放大的天使之光,它的力量在逐漸強化中,隨著探索著將和平帶入地球的存在們的引導,在地球上產生作用。當這能量被群體意識啟動時,它巨大的力量,將足以轉變事情發展的動向。將焦點放在和平談判的會議上,放在改變人類的戰鬥意識上。觀想地球的財富在平衡中。雖然個人是如此地微小,但人類擴展的較高意識之力量卻是無限的。你們的視野並非遙不可及,它是期待改變者的理想」(註75)。這就是運作紫色之光的意義所在。



註1:《奇蹟課程》181課「我信賴我的弟兄,他們與我是一體的」,p332
註2:《奇蹟課程》181課,第1段,p332
註3:《奇蹟課程》181課,第2段,p332
註4:《奇蹟課程》181課,第2段,第5小段,p332
註5:《奇蹟課程》181課,第7段,第3小段,p333
註6:《聖大解脫經》p276,第4行
註7:《聖大解脫經》p277,第1行
註8:《聖大解脫經》p277,第6行
註9:《奇蹟課程》181課,p332
註10:《聖大解脫經》p278,第3行
註11:《聖大解脫經》p278,第5行
註12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1段,p334
註13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1段,第2小段,p334
註14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1段,第4小段,p334
註15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2段,第1小段,p334
註16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2段,第3小段,p334
註17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2段,第4小段,p334
註18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3段,第1小段,p334
註19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3段,第2小段,p334
註20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3段,第3小段,p334
註21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3段,第4小段,p334
註22:《奇蹟課程》181課,p332
註23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4段,第1小段,p334
註24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,p334
註25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8段,第1小段,p335
註26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8段,第2小段,p335
註27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7段,第1小段,p335
註28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8段,第1小段,p335
註29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9段,第2小段,p335
註30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11段,第1小段,p335
註31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11段,第1小段,p335
註32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11段,第5小段,p336
註33:《奇蹟課程》182課「我願安寧片刻,回歸家園」,第11段,第5小段,p336
註34:《奇蹟課程》183課「我呼求上主之名以及我自己的名字」,第3段,第1小段,p337
註35:《奇蹟課程》183課「我呼求上主之名以及我自己的名字」,第3段,第1小段,p337
註36:《奇蹟課程》183課「我呼求上主之名以及我自己的名字」,第4段,第1小段,p337
註37:《奇蹟課程》183課「我呼求上主之名以及我自己的名字」,第6段,第1小段,p337
註38:《奇蹟課程》183課「我呼求上主之名以及我自己的名字」,第6段,第6小段,p338
註39:《奇蹟課程》183課「我呼求上主之名以及我自己的名字」,第6段,第6小段,p338
註40:《奇蹟課程》184課「上主的聖名是我的稟賦」,第1段,第1小段,p339
註41:《奇蹟課程》184課「上主的聖名是我的稟賦」,第2段,第1小段,p339
註42:《奇蹟課程》184課「上主的聖名是我的稟賦」,第3段,第1小段,p339
註43:《奇蹟課程》184課「上主的聖名是我的稟賦」,第5段,第1小段,p339
註44:《奇蹟課程》184課「上主的聖名是我的稟賦」,第8段,第1小段,p340
註45:《奇蹟課程》184課「上主的聖名是我的稟賦」,第12段,第1小段,p341
註46:《奇蹟課程》184課「上主的聖名是我的稟賦」,第12段,第3小段,p341
註47:《奇蹟課程》184課「上主的聖名是我的稟賦」,第15段,第2小段,p341
註48:《奇蹟課程》185課「我要的是上主的平安」,第1段,第4行,p342
註49:《奇蹟課程》185課「我要的是上主的平安」,第12段,第1小段,p344
註50:《奇蹟課程》186課「世界的救恩操之在我」,p345
註51:《奇蹟課程》186課「世界的救恩操之在我」,第1段,第1小段,p345
註52:《奇蹟課程》186課「世界的救恩操之在我」,第2段,第1小段,p345
註53:《奇蹟課程》186課「世界的救恩操之在我」,第14段,第4行, p347
註54:《奇蹟課程》186課「世界的救恩操之在我」,第14段,第1小段, p347
註55:《奇蹟課程》186課「世界的救恩操之在我」,第14段,第2小段, p347
註56:《奇蹟課程》186課「世界的救恩操之在我」,第14段,第3小段, p347
註57:《奇蹟課程》186課「世界的救恩操之在我」,第14段,第4行, p347
註58:《奇蹟課程》186課「世界的救恩操之在我」,第14段,第4行, p347
註59:《奇蹟課程》186課「世界的救恩操之在我」,第14段,第5小段, p347
註60:《奇蹟課程》187課「我祝福了世界,因我祝福了自己」, p348
註61:《聖大解脫經》p152,第5行
註62:《奇蹟課程》188課「上主的平安此刻正在我內照耀」,p351
註63:《還我本來面目》p280,第6行
註64:《光的課程》p79,第5段,第1行
註65:《光的課程》p79,第5段,第1行
註66:《光的課程》p79,第5段,第3行
註67:《光的課程》p79,第5段,第4行
註68:《光的課程》p79,第5段,第5行
註69:《光的課程》p80,第1行
註70:《光的課程》p80,第2段,第1行
註71:《光的課程》p80,第2段,第2行
註72:《光的課程》p80,第2段,第2行
註73:《光的課程》p80,第3段
註74:《光的課程》p80,第4段
註75:《光的課程》p80,第4段,第2行

附註:本文感謝晴晴整理及打字,文章由阿傑代老師發文,文字有錯請告知修正,謝謝。
回頂端 向下
妞妞
幼幼班
幼幼班


文章數 : 8
注冊日期 : 2009-04-01

發表主題: 部落格回復   周五 10月 09, 2009 12:59 pm

(註)64~75的(光的課程)是岀自(行星一第六課紫色之光) 喔flower
回頂端 向下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 
無上珍寶 開悟之路~奇蹟課程、十牛圖、聖大解脫經與生命教育法的祕密花園
回頂端 
1頁(共1頁)

這個論壇的權限: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
慈訊論壇 :: 身心靈課程 :: 奇蹟課程-
前往: